DESPERADO

天气突然变得很冷了,好久没回家。翻看以前拍的照片,觉得很亲切,仿佛回到了拍摄时的季节。说来也奇怪,这些照片大多是夏天拍的。看到路上的狗狗想自己的狗狗了,从小每天在一起朝夕相处,我吃它干着急,分开了总觉得吃饭时少了点热闹。想起偶遇的美丽的猫咪,想到夏天的岛, 躺在天台上闹中取静,在岛上还看到了流星许了愿。风很大,就想在空调开的很足的地方落落脚,偶尔伸出头大口呼吸外面的冷空气,觉得特别清新特别满足。街上弥漫着炒栗子烤红薯的味道。想到冬天的阳光,想到在阳台上晒太阳跟爹妈吹牛的场景,想到被子晒完阳光的味道。难得买到一个自己很喜欢的法式杏仁焦糖酥,店员很贴心的加热帮我包好,拿着热乎乎的圣诞特饮觉得很幸福。想分享一份焦糖酥的喜悦,只是愿意用心跟你聊聊天的人少了,他们拿着手机,目光出神,看起来也很孤独。走路的时候我总是东张西望,仿佛又吹起了海风,仿佛又回到了沿着海边开着导航走路寻找着麦当劳的傍晚,仿佛又走在那片很蓝我很难忘的天空下。【2015.11.19凌晨】


这是2015年的一月

      躺在床上闲的心慌,就怀念起高中时趴在桌上打盹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同样是一天天数着日子过,以前奔着毕业。大学里除了舍友,班上同学几乎不怎么熟悉。慢慢的,原来的同学朋友在大学里找到了soul mate,孤家寡人的就只能叹气旁观。多一个对象,少一个朋友,基本是真理。在家和狗四目相对,捏捏它的爪子,被它鄙视的看了一眼,至少这也是一种互动!

      回来了也懒得出门,离得远的基友居然远出了不要脸的时差,有那么两次习惯性地想打电话喊她,拿起手机才觉得很傻比。往日天天摸大腿的同桌,自己在家已经闲出病来,等天气好的时候,两个人跟老年人一样晒太阳,絮絮叨叨的说着屁话,不管怎么说当年也是同甘共甘苦的,只不过每次聊着聊着就坐在某家口碑很好的店里吃了起来,不能再羞愧。

      还有些贱人,当年共赴高考的战友,已经不要脸的带对象出来玩,对于这种屠狗的行为,我一定会义正言辞的拒绝!

      十年没去的动物园,换了新猴王,一直想去造访一下,至今还没有实现这个计划。总是想到以前去动物园的时候,总要去菜场买上一颗包菜胡萝卜一堆偷偷塞到包里去喂羊和梅花鹿,然后被管理员捉奸以后拔腿就跑。现在想想当时自己确实缺心眼,动物园里的动物十有八九是被肥胖问题困扰着的。不过相比这些,我还是更崇拜猴子,不明觉吊。当年我去看猴,有人吸烟烟头不小心掉下去,一只猴子很吊的捡起来就抽,我当时非常惶恐,惶恐之余还非常崇拜这只猴子,实在是非常的有气质。被这种场面洗脑的结果就是,后十年,每当我看到有人抽烟我的脑海就浮现出那只很吊的猴子。下次有机会再让我见到它,就算被饲养员通缉,我也一定要给它买包中华,认它做大哥。

      听说好像要下雪了。下雪天出门最好的一件事,就是可以抓一把放到别人的领子里,我从十岁就开始这么耍,到今天依旧屡试不爽!突然有点小激动。

      2015年的第一个月,真的闲的很心慌。

路牌下面有家蛋糕店,云中食品。上次去还是三十度的天气,现在三度。提拉米苏吃到泪流满面,不仅仅是好吃,料太足感觉到业界良心!话说“一个七年没见面的人不打招呼也无妨,因为他从头到尾连每一个细胞都不比从前。”上次回家的时候南京很多地方都已经感觉很陌生,一个城市不用七年,七个月都能面目全非。你喜欢的那家店可能搬走了,可能拆掉了,一家陌生的门面竖起来,崭新靓丽,但都不可能是你找的那个味道。外面的世界再好,天晚了,你却没有家。天天走的路,天天等车的车站,再听到都有些陌生。来到陌生的地方你一无所知,没有顺口的南京话,一个人抖抖霍霍的打听着摸索着一切。曾经以为属于你的城市在变的陌生,不属于你的依旧陌生。可能五年六年以后,以前的高中小伙伴结婚生子,披着婚纱穿着西装但是记得的只是当年他穿着很low校服的样子。所有的事都不是以前那个样子了,你曾经习惯喜爱的一切都在改变,你也不是想象中的老样子。